Skip to main content
 主页 > 创说公益 >

陈伟栋:扇面是一个很文雅的东西,但写好扇面书法必须要功课“三大”难题

2020-11-20 07:45 浏览:

陈伟栋:扇面是一个很文雅的东西,但写好扇面书法必须要功课“三大”难题

  扇面是一个很文雅的东西,但写好扇面书法必须要功课“三大”难题

  闲暇之际,写几张扇面,让别人欣赏,未尝不是件雅事、乐事。然而,在折扇上挥洒,与在平铺案面的纸上作书感受迥异,要想取得满意的效果并非易事。因为扇面书法和一般的作品不太一样,尤其在布局上,所以笔者总结了扇面书法的三大难题,还供大家参考。

  折扇不但性状有别于纸,而且有16档、18档等不同规格,如不注意扇面特征,难免将字写坏。因此,书写扇面一定要根据扇面规格和将要写的内容,将字数计算清楚,将字的疏密、长短、大小、行气安排得体,使之错落而有致、纷纭而不乱,整体上给人以美感。

  笔者曾见到三件书法扇面,布局上似乎都有问题。一件“前松后紧”,扇面右半部分,字字疏朗,左半部分写不开了,余下的字挤在了一起。另一件各行字数相等,而未按“一行多字、一行少字”的程式书写。因扇面上宽下窄,这种写法给人的感觉是上疏下挤,看起来很不舒服。还有一件是在扇面最右的把边之处也写上满满的字,亦显不妥。

  一般来说,折扇书法有四种形式:一行长,一行短;每行只在上端书写一至三个字;不理会原来的折痕而垂直书写;仅横向书写少数几个大字。采用何种形式应根据字数巧妙布置。书写前,最好先在纸上画一图样,写一草稿,看看字数是否算准、章法是否得宜。明人祝枝山认为书扇犹如舞女在瓦砾堆上跳舞,“环肥燕瘦,终减态耳”。但熟能生巧,一旦掌握其特性,在这小小天地里却能产生其它形式所无法产生的情趣。

  (丁绍周、邵亨豫、杨泗孙扇面书法,均一行字多,一行字少)

  折扇的扇面有折痕,挥洒殊难。写扇面时宜备一扇板,将扇面展平轧住。或者用湿毛巾蒙于扇面之上,片刻取出,纸性已柔,易于展开,但必须待其干后方可书写。也可以将扇面的折叠处反背折叠,以复其原状进行书写,书毕照原痕折还。此为反折法,最为简便。一些书家赠予本人的书法扇面,常见用此法者,然对扇面却无损害。

  扇面多有油光,不易上墨,书写时可先拿软纸将油光擦去。如效果不佳,还可用细石粉装入小布袋中,以擦拭扇面,写前将粉面清理干净。书写扇面,精神要高度集中,防止出错或漏字。万一写错,可用新毛笔蘸水和以雪茄烟灰涂于字上,再用清洗过的毛笔吸去拭净,待干透后再重写。

  如果一时找不到雪茄烟灰,也可用高级卷烟的烟灰代替,但次烟的烟灰色黑,决不可用,更不能用布或其它东西去擦。笔者初写扇面时,也有写错字的情况,当时尚不知此法,拿布去擦,留下痕迹,甚为不雅。

  扇面不同于纸绢,盖在上面的印章,既不易干,又易于污损,故钤印后最好用新毛笔将滑石粉或明矾末(加进朱砂更好)轻轻涂在上面,也可蒙以薄纸,等印色干透再去掉。

  扇面印章钤倒或错位,用人发中油泥少许拭之即去,等其干后再加盖新章。扇之用印,以小为宜,朱文更佳,以防模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