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 主页 > 创说公益 >

黄绮珊:煤矿井下到底是什么样子?看了泪奔~~~

2020-11-08 08:25 浏览:

黄绮珊:煤矿井下到底是什么样子?看了泪奔~~~

  煤矿井下到底是什么样子?

  工人的工作强度有多大?

  3月21日,记者带着这些疑问,征得同意后,随着兰花集团莒山煤矿当天的带班矿长崔文峰下井,当了一次煤矿工人。

  (班前的调度会上,崔文峰向班组长安排工作重点并强调安全)

  换衣服做准备

  下午3点50分,换好下井的工衣,佩戴好自救器、矿灯、安全帽等防护工具之后,我和崔文峰向深深的井底走去。

  (下井前,崔文峰和工友们对着全家福宣誓)

  (准备下井了,崔文峰再次向工友们强调操作规范,注意安全)

  走到井底

  楼梯并不长,大约四百多个阶梯,一路上,只听见“行人不行车,行车不行人”的广播声。

  看到我的疑惑,崔文峰解释:“走人的时候,不能提车;提车的时候,不能走人,这是规章制度。”

  走到井底,一下子平坦了起来。巷道大概有四五米宽,二米多高,墙壁用石料垒砌,用白涂料修饰,巷道顶挂着一盏盏的防爆灯,整洁明亮。

  沿着巷道,两条铁轨通向远方,看不到尽头。

  “井下的巷道都是这样吗?”我有点好奇。“不是,这是运输大巷。回风巷,还有一些掘进巷都没这么宽大,一会儿你就知道了。”崔文峰向我介绍。

  乘车

  大约又走了四五十米,我们到了乘车点。一列“小火车”停在那里,等待着职工。

  车头是个电机车,动力来自于架设于巷道上空的高压线,车头的后面是七八个像极了咱们乘坐的绿皮车的车厢,一个车厢只能坐八人,空间极其狭小。

  随着“呜……呜”声,火车开动了,大约十分钟后,我们到了下车点。

  (乘车点,等车的间隙崔文峰和工友们一起拉家常)

  走向工作面

  “我们现在距离工作面还有多远?”

  “大约还有四五百米。”

  巷道是黑色的,上面要么水泥灌注,要么钢梁砌棚,看着很牢固。

  我一边走着一边打量四周,崔文峰说:“我们是老矿,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时候,算是好矿,但现在比起晋煤集团的那些大矿,我们的巷道高度、宽度都不如人家。”

  路很崎岖,并且还有上坡路,随行的矿安全科科长张红龙解释说,煤炭储量也是随着地势的变化而变化的。

  我们继续前行,路过三四道风门,每打开一次,都明显感觉到风量的变化。

  风很大,有点冷。“风不大,就不能把新鲜空气送下来,就不能稀释有害气体。”崔文峰说。

  (前往工作面的巷道里,遇到一位准备下班的老兄弟崔文峰关切地询问他的近况)

  到达工作面

  终于快到复采工作面了。

  远远就看见几盏矿灯在闪烁,先期下井的职工已经开始劳动了。

  在崔文峰的介绍下,我知道莒山煤矿现在进行的是复采。

  所谓复采,就是在原来采过一遍的基础上再进行采煤。这样能把大量弃置的资源回收上来,但相比初采成本大,地质条件更复杂,安全管理也更难。

  采访期间,看到不停地有矸石和煤炭从支架间隙落下。工人们说这是正常的,但我也有点心悸。

  继续向前走,脚下有水,从煤层里渗出来的,能淹住大半个水鞋,脚下还不平,得认真看路才能走。我深一脚、浅一脚地往前走着,期间还要避免碰到各种液压管路、电缆、挂钩等,一不小心,安全帽就与这些东西“亲密相撞”。

  到了工作地点,崔文峰似乎把我“忘记”了,他和职工在一起,商量着怎么解决问题。

  (在工作面的巷道里,崔文峰弓着腰认真地检查着每一个点)

  (在308工作面,崔文峰指挥工人进行除险作业)

  我没有打扰他,任凭他在那几个大铁疙瘩旁和职工们劳动着。

 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崔文峰安排完工作后朝着我说:“走吧,问题解决完了,一会儿就能生产,咱们出去吧。”

  我们一行人七绕八拐地走了出来,到了一个三岔口,崔文峰又停下了,他说还要去掘进工作面看看,让我先回去。

  上井

  在张红龙的带领下,我踏上了上井之路,低头看表,四个小时已悄然滑过。

  回头看看漆黑的巷道,崔文峰正朝着新的工作点走去,头顶矿灯在闪烁,熠熠生辉。

  热门文章Top5 你看过了吗?戳下面链接!

  涉及版权等问题找小编—微信:83086029

  小编工资已与此挂钩,帮忙点击下广告↓↓↓

上一篇:苏晗烨:肱桡肌

下一篇:没有了